乡镇快递“最后一公里”为何总在“施工”中

2019年10月29日 18:02  中国青年报

 

  11”又要来了,快递行业大考在即,快递公司已进入备战状态。1011日,中通快递打响了11”涨价第一枪4天后,圆通快递也宣布涨价。快递公司提价的同时,也引发了对快递行业提质的关注。

  当前,各大电商平台纷纷掘金下沉市场,农村作为下沉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网络消费增势尤其强劲。据国家邮政局消息,201914月,农村快递业务量同比增速超过30%。然而,部分乡村的配送体系却跟不上村民消费和发展的需求。国家邮政局政策法规司司长金京华曾表示,全国74.9%的建制村尚未配备农村电商配送站点,乡村快递最后一公里仍在施工中。

  其中,乡镇快递频现二次收费最后一公里的堵塞因子之一。一个快递、两次收费,监管部门三番五次明令禁止,效果却差强人意。事实上,一些乡镇快递网点已是四面楚歌,却仍顶风作案,背后原因几何?如何解决好这一问题,让村民放心消费,无论是对提升消费体验,还是对电商把握下沉市场的增量红利都具有重要作用。

  不交钱就不给快递

  网购明明付了快递费,签收还要再付费?这个问题困扰了海南省澄迈县永发镇张瑶(化名)4年。她家几乎每周都要到镇上快递网点取12个快递,每个快递都需再付12元,每年花费约100200元。她说,即使进行二次收费,也并未送货上门。

  她所在的永发镇没有专门的快递公司,只有下属几个网点。其中,申通、中通、百世汇通、京东、天猫共用一个快递网点,圆通、韵达使用另一个快递网点。一开始只有一个网点收费,后来两个网点都收费了。圆通网点负责人告诉张瑶,以前快递公司包车将快递送到网点,现在他们要自掏腰包将快递拉回来,收1元当油费。

  不交钱就不给快递。张瑶表示,在快递网点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样的霸王条款不合理。我们也举报过,但过一段时间又收费了。这一问题直到今年9月才得到解决。

  而来自湖南省邵阳市新邵县寸石镇的刘先生依然面临同样的问题。从1年前开始,他每次去取件都要交2元钱。快递员没通知我们,直接将快递放在乡村代理点。

  早在2018627日,网名为歌儿的网友曾问政湖南省株洲市茶陵县政府:从20185月起,茶陵县腰潞镇所有快递取件都必须交费110元,快递行业垄断,普通消费者无力改变。

  2018629日,针对歌儿的投诉,茶陵县发展和改革局给出回复:由于茶陵网点为最低级快递网点,偏远乡镇需要到县城自取,该费用为茶陵县各快递公司收取的油费。今年1027日,茶陵县相关快递公司向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透露,乡镇一级取快递仍需交一定的拖车费

  目前,在部分乡镇快递二次收费的现象依然存在,单件快递收取110元不等,四川、湖南、福建等多省都存在类似现象。一些乡镇消费者告诉记者,他们去取件时,小件收费3元,大件收费5元。

  收or不收?是一场生存战

  对于部分乡镇网点来说,二次收费的背后是一场生存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年来,湖南一些乡镇快递网点单件派送费在减少,其中,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快递网点派送费下降了10%,湖南省新邵县一个镇的快递网点下降了40%。宁远县鲤溪镇快递网点负责人王斌(化名)表示,最近,配送费由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