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闻国是 民主建国——中国民主建国会的历史道路

2019年08月20日 14:38  学习时报

中国民主建国会(简称民建)是主要由经济界人士组成的、具有政治联盟特点的政党,是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与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
  民建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为实现民主建国的目的,由爱国的工商业家和一部分同工商业界有联系的知识分子所创建。在中国面临两种命运、两个前途的历史转折中,民建放弃了“不偏不倚”的中间立场,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走上了与中共合作的历史道路。
  秉行民主和建设创立民主建国会
  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是抗战胜利后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的人们都在思考的关系自己前途和命运的重大问题。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也积极组织起来,力争通过政治协商的民主道路,建立一个保护民族工商业自由发展的国家。
  早在抗战胜利前夕,为推动国共谈判,避免发生内战,黄炎培等6位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于1945年7月访问了延安。黄炎培在同毛泽东的一次谈话中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毛泽东答:“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黄炎培说:“这话是对的……把民主来打破这周期率,怕是有效的。”这就是著名的“窑洞对”。延安之行使黄炎培对中国共产党有了新的认识,对中国的光明前途有了新的信心,成为他一生中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为日后新政党的筹组和发起奠定了思想基础。
  抗日战争胜利后,在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的双重压力下,中国民族资本面临破产的境地。迁川工厂联合会理事长胡厥文,深感在国民党独裁政权的统治下,民族资产阶级要争生存、图发展,就必须要组织起来,并开始在工商界爱国人士中酝酿建立组织的活动。胡厥文又是中华职业教育社的理事,与黄炎培关系密切。1945年8月21日,黄炎培访问胡厥文,就建立组织问题取得了一致的看法。
  1945年12月16日,在黄炎培、胡厥文、章乃器等人的推动下,经过精心筹备,民主建国会成立大会在重庆白象街西南实业大厦举行。会议指出筹建民建的宗旨“其最大目的为促成民主”,基本原则是“保持民主精神”,要“以国家民族为前提”“以大公无私的精神积极奋斗到底”。其核心内容概括起来就是民主和建设。虽然与会者对民建的态度和主张不尽相同,但都表示要遵循“与闻国是”的共同政治立场。大会通过了《民主建国会成立宣言》《民主建国会章程》《民主建国会政纲》《民主建国会组织原则》等重要文件,并选举了民主建国会领导机关,其特点是“会务分工负责,重大事宜,以合议制决定之”。民主建国会由此正式诞生。
  反对内战独裁 争取和平民主
  民建成立后,以民主和建设为宗旨,明确提出了民主、反对独裁,争取和平、反对内战,要求建设、反对破坏的政治主张,积极投入反对内战独裁、争取和平民主的伟大斗争中。
  1946年1月10日,“旧政协”在重庆举行会议。民建因为刚刚成立,又未获国民党政府承认,因此没有代表。黄炎培、李烛尘等虽然以民盟和社会贤达代表的身份参加会议,实际上代表了民建的意见。会后,民建联系全国邮政总工会、中国农业协进会、中国妇女联谊会、陪都青年联谊会、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中国劳动协会等23个单位,组成政治协商会议陪都各界协进会,有力地促进政协协议的达成。
  政协协议的墨迹未干,国民党就撕毁协议,制造了震惊中外的“较场口事件”,迫害拥护政协协议的民主人士,甚至叫嚣“解散民主建国会”等。民建不畏国民党的迫害,坚决与之斗争,在《向全国同胞控诉书》中公布事件真相,揭露国民党迫害政治协商会议的罪行。
  1946年4月12日,民建总会迁到上海。为了呼吁和平民主,反对独裁内战,民建积极投入了反内战的和平民主运动。6月19日,发表《为挽救国运、解决国事、奠定永久和平而呼吁》的文章,呼吁各界为和平统一而努力;支持并参加“上海各界赴京请愿团”到南京请愿;“下关事件”发生后,民建发言人发表谈话,强烈要求“严惩凶手,严究放纵指使的罪魁祸首”,主张“宣布永久停战,切实保障人民基本自由”等。
  1946年10月11日,国民党政府宣布召开“国民大会”,改组政府并制定宪法,企图拉拢民主党派,孤立共产党。各党派是否参加“国民大会”,已成为各种政治力量在国共两党斗争中何去何从的分水岭。对此,民建于11月初致函第三方面和有关团体,呼吁各界保卫和平、反对内战、维护政协决议,黄炎培坚决拒绝了国民党的拉拢。12月31日,民建与民进、九三学社等11个政团联合发表声明,一致认为25日闭幕的国民党“国民大会”枉自非法通过的“一党宪法”是将“人民送上死路,国家送上绝道”。
  如果说“较场口事件”和“下关事件”使民建在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中经受了一次战斗的洗礼,逐渐认清了国民党独裁专制的真实面目,那么,国民党组织的“国民大会”的召开,则彻底打破了民建走中间路线的幻想。
  中国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反攻后,国民党为挽救其灭亡的命运,在国统区更加疯狂地镇压民主运动,迫害民主人士。1947年5月3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了捏造的《中共地下斗争路线纲领》,并由所谓的“观察家”向中央社记者发表谈话,声称:“民盟及其化身民建、民进、民联等党派,已为中共所控制,其行动均遵循中共旨意。”5月4日,国民党中央宣传部训令各级党报“揭露”民盟、民建等团体的“共产奸谋”。7月4日,国民党政府悍然颁布《戡平共匪叛乱总动员令》。10月28日,国民党中央社发表政府宣布民盟非法的声明。民建会所数度被查抄,民建会员遭到迫害。为保存实力、积蓄力量,民建总会决定由公开活动转向秘密的地下斗争。严酷的现实使民建认识到,实现自身的理想,只有与中国共产党合作才是惟一的出路。黄炎培曾感慨地说:“今后只有一件大事,我们应该依靠中共,并与中共取得联系。”
  响应“五一口号”参加筹建新中国
  《中共中央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发布后,民建积极响应并参加了新政协的筹备工作,同共产党一道为推翻国民党独裁统治、建立新中国而共同奋斗。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号召“全国劳动人民团结起来,联合全国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及其他爱国分子,巩固与扩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为着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而奋斗”。5月23日,民建在上海秘密举行了常务理、监事联席会议。会议一致通过了“赞成中共‘五一’号召,筹开新政协,成立联合政府。并推章乃器、孙起孟为驻港代表,同中共驻港负责人及其他民主党派驻港负责人保持联系”的决议。这次会议是民建发展史上的重大里程碑,标志民建彻底放弃了中间路线,走上了接受中共领导同中共合作的正确道路。
  1949年1月,章乃器、施复亮、孙起孟等30余位民主人士在中共安排下,由香港顺利抵达沈阳。在一次参观途中,同行的人们唱起“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章乃器认为应增加一个“新”字,改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不久,章乃器见到毛泽东,毛泽东对他说,你提的意见很好,我们已经让作者把歌词改了。1月22日,章乃器、施复亮、孙起孟与李济深等55位民主人士发表对时局的意见,宣布“愿在中共领导下,献其绵薄,共策进行,以期中国人民民主革命之迅速成功,独立、自由、和平、幸福的新中国之早日实现”。此后,民建积极配合大城市的解放工作,为保护、重建和恢复民族工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9年9月21日至30日,民建作为党派代表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黄炎培形象地比喻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所新的大厦,是钢骨水泥的许多柱子撑起来的。这些柱子是什么?第一是中国共产党,还有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地区、人民解放军、各少数民族、国外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这些单位就是一根一根的柱子。这钢骨水泥是什么?就是中国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其他爱国分子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从此,民建作为新型政党制度的重要成员,走上了同中共共同建设新中国的历史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