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行新时尚,城乡居民在行动

2019年07月10日 17:29 

     
        去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市虹口区市民驿站考察时指出,垃圾分类工作就是新时尚。日前,习总书记对垃圾分类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培养垃圾分类的好习惯,为改善生活环境作努力,为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作贡献。

        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印发《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我省济南、青岛、泰安3市被列入先行先试的46 个重点城市名单。当前,我省垃圾分类工作开展情况如何?居民对垃圾分类工作是何态度,有何期待?记者在城区和农村进行了采访。

        济南:分类丢垃圾可兑奖  居民参与热情高

        7月2日上午,在济南市历下区甸新佳园和平里小区,韩女士一手举着一摞捆好的纸盒,一手提着一大袋饮料瓶,来到楼下一排绿色的柜子前。她通过操控显示面板、刷码等步骤,将纸盒和塑料瓶分别投到两个柜子里。“直接丢了很可惜,投到这里可以实现废物再利用,又能攒积分兑换生活用品,一举两得。”韩女士说。

        这排绿色柜子是易分宝垃圾智能分类设备,可分类回收金属、塑料、纸类等垃圾,旁边一个红色的箱子专门用来回收有害垃圾,箱子上有电池、清洁剂、化妆品等5个投放口。

        “居民办卡参与垃圾分类,可根据投放可回收垃圾数量获得积分,用积分兑换生活用品或提现,有的居民已经累积了3万余分。”负责宣教、指导居民垃圾分类的督导员刘延光告诉记者,和平里小区投放垃圾分类系统一年来,居民已逐渐接受并主动参与到垃圾分类工作中来。目前该小区居民开卡 360 余张,参与率达到75% 。“其实多数参与垃圾分类的居民并非在乎积分,他们更认可环保的生活方式。”刘延光说。

        在位于历下文化广场的甸柳新村垃圾分类服务中心,通过易分宝智能垃圾分类大数据平台,市民可随时了解该街道近30天的垃圾回收总量、居民参与数、分类回收占比等信息。

        记者从济南市垃圾分类办公室了解到,目前济南城区已有近百个小区安装了垃圾智能分类设备。“居民区安装这些设备后,可回收垃圾的收集工作变得更加规范,便于我们了解掌握垃圾回收数据及垃圾源头减量情况,从而更科学地推进垃圾分类工作。 ”一名工作人员说。

        邹城:村居环境卫生改善受到村民认可

        “这是什么垃圾?”分类投放垃圾时,上海市民面临的“ 灵魂拷问” ,在邹城市香城镇北齐村几乎不存在。在这里,家家户户门前摆放着一蓝一绿两个颜色的垃圾桶,盖子上分别印有“烂”和“不烂”字样。

        “菜叶子、剩菜剩饭等容易烂掉、可堆肥的倒蓝桶,包装袋、纸等不容易烂的扔到绿桶。我们只需把这两类垃圾分开装,保洁员每天定时上门收集。”村民王宪玲说,这样的分类方法简单易懂,村民逐渐学会接受。实施垃圾分类后,垃圾清运更及时,异味少了,蚊蝇少了,村里环境卫生得到了明显改善。

        香城镇村镇建设办公室主任徐世宏介绍,邹城市已经推行“两次四分”的农村垃圾分类模式。村民对生活垃圾分类后,保洁员统一上门收运后二次分类,“会烂的”垃圾将被运送到资源化处理站进行堆肥处理,“不会烂的”被分为“好卖的”、“不好卖的”和“有毒有害的”三类,“不会烂”且“不好卖”的垃圾纳入“户集、村收、镇中转、市处理”垃圾处理体系,“有毒有害的”统一收集后进行特殊处理。值得一提的是,可堆肥垃圾产生的肥料,可作为奖品奖励农户。“自2017年推行垃圾分类以来,越来越多的村民认可并参与垃圾分类。由垃圾分类带来的村居环境卫生改善提升,让村民切身感受到了垃圾分类的好处。”徐世宏说。

        邹城市农村环卫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侯祥虎告诉记者,目前邹城在13个镇规划建设 30座生活垃圾分类资源化处理站,日处理农村可堆肥垃圾约15吨,年均消减农村生活垃圾量约5000吨,转化成有机肥约1000吨;垃圾分类设施实现了镇域全覆盖,行政村覆盖率达到80%。

        受访者:分类操作简单易行成期待

        刘新磊是甸柳新村垃圾分类宣教基地的工作人员,也是一名热衷环保事业的志愿者。今年6月以来,她已在历下区多个街道开展了8场垃圾分类专项培训,受众包括党政机关、街道、居委会、物业公司及学校等相关负责人,许多社区居民、学生也主动到宣教基地参观学习。

        “垃圾分类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改变固有生活习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宣教和督导不可或缺。”刘新磊说,从甸柳街道的情况来看,社区垃圾分类虽已初见成效,但知晓率及参与度仍有待提高,督导力度需要加大,尤其是对于年龄较大、文化层次低的人群,要反复宣教引导。

        “垃圾分类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我支持,但像我们年龄大了,学东西慢,不会用小区的垃圾分类机器,总得让年轻人帮忙。”78岁的市民张凤英说。在和平里小区,几位年过六旬的居民也说出了同样的感受,他们希望垃圾分类操作起来更简便,让老人儿童都能参与其中。

        采访中,绝大多数受访者表示支持垃圾分类工作,其中一些受访者也表示,上海人正面临的垃圾分类方法,着实令人头疼。垃圾分类从简单易行的方法入手,由简入繁、循序渐进,成为市民期待。另外,垃圾实现分类投放后,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置能否落到实处,各环节中的监督监管工作是否到位,也是市民特别关注的问题,直接影响着市民参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本报记者  郭延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