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墙内医学硕士的戒毒感言:永远不要尝试“第一口”

2019年06月26日 17:23  本报记者 郭延冉

  生活中,人们往往谈“毒”色变,然而许多人却并不真正了解毒品的危害和戒毒的艰难。在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624日,记者来到位于济南市章丘区的山东省济东强制隔离戒毒所,走近戒毒警察和戒毒人员,深入了解高墙内的真实戒毒生活和戒毒人员背后的戒毒故事。 

  一口“水烟”,医学硕士梦断高墙 

  经过严格的身份登记,上交手机等通讯设备,穿过两道铁门,记者走进了省济东戒毒所戒毒人员戒治区。红白相间的楼房,郁郁葱葱的法桐树行,塑胶铺地的操场,眼前这熟悉的场景像是校园。不同的是,这里的围墙格外高,墙头还加了铁丝网。 

  在戒毒民警办公室,记者见到了戒毒人员文海。眼前的文海身材微瘦,皮肤白净,穿着白T恤,新剪的平头配着一副黑框眼镜,颇有书生气。如果不是在强制隔离戒毒所见面,记者很难将眼前这个90后大男孩与吸毒人员联系起来。正如文海自己所说,现在的他,本该站在一家公立医院的手术台前救死扶伤。就在戴上手铐的前一晚,一向器重他的硕士研究生导师还发短信告诉他,将极力向医院领导推荐他转正。 

  美好人生本已近在咫尺。文海怎么也没想到,此前在他人诱惑下吸食的一口“水烟”,早已拉开了噩梦的序幕。 

  2015年,向往成为外科医生的文海顺利考上一所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还未来得及分享喜悦,一直对他隐瞒病情的母亲骤然离世。这让文海深陷自责与痛苦。就在这时,他通过社交软件结识的一位“朋友”引诱他尝试一种看似“水烟”、可以让人忘记烦恼和痛苦的东西。在谎言的蒙蔽和好奇心的驱使下,文海学着“朋友”在吞云吐雾中享受快感。 

  第一次,第二次……文海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走上了吸毒之路。当对吞云吐雾后那种兴奋体验总是念念不忘时,文海才开始怀疑“水烟”的真实身份,正如他从网上搜寻得到的答案——冰毒。得知真相的他倍感恐惧和无助,决心戒毒。 

  然而,当戒毒的决心与想要再次体验巅峰快感的念头冲突时,文海没能控制住自己,即便他已不能再精中精力学习,即便在手术台上哈欠连连,虚汗满背。被毒瘾支配的文海不但继续找“毒友”吸毒,还尝试购买毒品。直到今年4月初的一个晚上,因再次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获,手铐戴到手上那一刻,文海才如梦初醒。一周后,他被转到省济东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始了为期2年的戒毒生活。 

  “一朝吸毒,终生想毒”,最难戒的是心瘾 

  记者了解到,根据我国《禁毒法》《戒毒条例》和《山东省禁毒条例》的有关规定,目前戒毒措施共有5种,包括自愿戒毒、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社区康复和药物维持治疗。经实践证明,在5种戒毒措施中,强制隔离戒毒是戒毒效果最好的一种。 

  省济东强制隔离戒毒所二大队队长李忠向记者介绍,根据司法部全国统一戒毒模式要求,强制隔离戒毒所采取“四区流转”制。戒毒人员刚进所首先要在生理脱毒区摆脱对毒品的生理依赖,这个过程持续714天;接下来进入教育适应区,利用13个月的时间,通过开展队列训练、行为养成、学习戒毒知识等,适应戒治生活;随后近一年半的时间都在康复巩固区,通过接受文化教育、心理指导、康复训练、习艺劳动等丰富的活动进行毒瘾戒治和巩固;最后1个月在回归指导区接受心理疏导、就业指导等,为重新踏入社会做好准备。 

  李忠告诉记者,在戒毒所,戒毒人员有三重身份:他们是违法者,又是毒品受害者,某种程度上还是病人。相对应的,戒毒民警需扮演好三种角色:打击违法犯罪的警察、帮助戒毒人员迷途知返的教育者、呵护其身心健康的医护人员。从事戒毒工作5年,李忠认为,强制隔离戒毒工作的中心任务是提高教育戒治质量,用精准医疗、阳光体疗、五彩食疗、百脉文疗、幸福心疗、快乐工疗“六疗戒毒”来帮助戒毒人员恢复机能、强健体魄、以文化人、祛除心瘾,用阳光、积极的思想观念武装戒毒人员的头脑,用优秀传统文化涤荡人心,攻心治本,让戒毒人员利用2年的强制隔离戒毒时间,想清楚今后要过怎样的人生。 

  “一朝吸毒,十年戒毒,终生想毒。”李忠说,戒除心瘾最难,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甚至是一生的事。吸食毒品后会带给人短暂的快感,吸毒人员的大脑会牢记这种体验,并促使吸毒人员不顾一切去重复这种体验。戒毒人员离开戒毒所后能否成功戒断,其回归社会后的“朋友圈”也至关重要。事实证明,无论是选择哪种戒毒方式,最终还是要靠自己。 

  远离毒品危害,坚决抵制“第一口” 

  采访文海时,他第一次吸毒的经历令记者颇感意外。医学专业的学生,硕士学历,怎会不了解毒品的危害,轻易被人蒙骗?文海坦白说,走上吸毒路之前,他只知道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对冰毒等新型毒品知之甚少,直到发现自己对吸“水烟”后的快感有瘾时,通过网络查询才了解真相。 

  李忠介绍,来到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戒毒人员很多都是在好奇心和虚荣心驱使下接触毒品,接近半数是由于对毒品的“无知”而走上歧途。 

  “像文海一样,很多戒毒人员不了解毒品的危害性,认为自己能驾驭得了毒品,吸一次试试就戒了。事实上,吸了第一口,几乎没有人能抵制住第二次、第三次……”李忠认为,禁毒宣传工作仍任重而道远,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而要想远离毒品侵害,必须坚决对毒品说不。 

  “因为一次迷失,我失去的不止是两年的自由和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还有拿手术刀的梦想,太多太多了……”采访中,文海几度哽咽。他说,庆幸的是,在酿成大错前被送进了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警察帮他排解了心中的恐惧和怨恨,让他逐渐找回重新面对人生的勇气和信心。 

  采访最后,文海想通过记者把自己痛彻心扉的领悟传递给广大青少年学生:“不论是关系多好的朋友劝你,不论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尝试‘第一口’。从天使到恶魔,只在一念之间。”(文中戒毒人员为化名)